中国猪的育种比国外种猪公司差在哪儿?


傅老师谈到饲养:外国养猪公司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中国从国外引进了大量的猪,来源也很多,但是大多数养猪户不了解国外的养猪公司,对他们的技术也知之甚少。他们经常吸引猪,但不学习技术。

为了更好地了解生猪公司,我们可以根据规模和经营模式将它们分为大型跨国养殖公司和中小型生猪公司,国内大多数生猪公司属于后者。大型跨国育种公司根据整合程度可分为大型国际整合公司和大型跨国公司。前者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联合育种,而后者是通过收购和合并其他公司而形成的。因此,许多国家都有分支机构,但群体不同,没有遗传联系,国家之间也不进行联合育种。

根据对政府的依赖程度,中小型生猪公司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参与养殖协会或联合体的公司,它们完全独立于政府,在不同的公司之间进行联合遗传评估和养殖。

这些组织的代表是美国的国家猪注册协会(NSR)和加拿大的加拿大猪改良中心(CCSI)。名义上,这两个似乎是官方组织,但实际上它们与政府无关。他们完全是一个松散的人民合作组织。对中国的这些组织有一些误解。他们被视为对方的国家组织,并获得更多信任。这也可能是近年来从美国进口的种猪主要来自NSR系统的原因之一。事实上,中小型养猪场加入NSR并没有特别的门槛。在NSR统治下,只有大约5%的种猪在美国。由于其规模小和育种技术相对单一,NSR不应该是从美国引进的唯一来源。

第二,政府进行了干预(例如,政府制定了标准或法规),或者政府支持了生猪公司,如德国的必和必拓、丹麦的于丹(国家联合养殖)、挪威的挪威文(国家联合养殖)等。

第三,独立繁殖的中小型养猪公司。家猪公司基本上属于这一类。然而,国内养猪公司更像种子生产公司,具有繁殖的性质,而不是饲养公司。他们的进步主要取决于介绍。

基于直接(通过就业和参与研发)或间接(通过沟通)对国外生猪公司的一些了解,我认为国外大公司的养殖策略和技术发展对中国生猪养殖有以下启示:

①绩效衡量非常重要。传统育种值估计不仅需要大量表型数据,性能测定也是分子标记应用和基因组育种的基础。

②找到标记非常重要,如何应用标记更为重要。中国在寻找候选基因和分子标记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发现了大量的标记,但在育种实践中应用较少。除了氟烷基因,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使用的主要基因。

③积累了大量的表型和标记后,连锁分析、生物信息学和性状统计的经验成为应用的关键,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仍然有限。

④中国传统育种的瓶颈是性能测试少,系谱表型数据积累少。中国分子育种的限制因素仍然是用于连锁分析的表型数据太少,数据质量太差,带有表型信息的脱氧核糖核酸样品太少。

⑤体形有意义,但表现更重要;用背脂厚度估算瘦肉率是有意义的,但实际瘦肉量更为重要(如CT测量),而且中国用于计算瘦肉率的公式是20多年前从国外引进的,不够准确。直观的特征是有意义的,综合经济效益更重要。个性的提高是有意义的,而最终产品价值的提高更为重要。换句话说,re

⑦基因组评估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它已被广泛用于奶牛和猪的饲养。填充技术大大降低了测量成本,实际应用成为可能。中国还应该开展面向应用的基因组评估研究,使我们能够赶上分子育种。